鸭脖体育app下载- 主页

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简体|ENGLISH
-->
抗疫 从历史的角度看“疫情”

195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之一莱德伯格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同人类争夺地球统治权的唯一竞争者就是病毒。可能很多人看到这句话会觉得很诧异,但如果看到历史上因病毒引起的“疫情”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影响,也许会理解这句话。

一、发现病毒的历史

史载,东汉光武(25~55)年间,有士兵感染了一种名叫“虏疮”的疾病,这也许是对天花病毒感染病例最早的记录。东晋葛洪编撰的《肘后备急方》有文写道:“比岁有病时行,仍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载白浆。随结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治得差者,疮瘢紫黑,弥岁方灭。”这是至今能找到有关天花的最早记录。  

 

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

古人通过观察,总结归纳了有明显特征的病症,但受限于当时的科学技术,人类真正认识到病毒,是借助于20世纪初显微镜的发明。20世纪30年代开始,借助于显微镜,全球科学家共同努力,从最初认识病毒由蛋白质和核酸组成,到利用宿主培育和研究病毒,逐渐统一和明确病毒的概念,再到建立DNA双螺旋结构理论(病毒学进入分子病毒学时期),人类对病毒的认识越来越清晰和深入。

二、病毒造成瘟疫的可怕性

来看一组数据对比:1918年11月历时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这场浩劫,算上平民一共造成1500多万人的死亡。但这个数字,还不到1918年至1920年“西班牙流感”死亡人数的一半。据保守估计,当时全世界约5亿人感染流感,至少有4000万人被夺去生命,而当时全世界人口仅17亿。因人类武器的“升级”,第二次世界大战约有7000万人丧生,但自1368年开始爆发并持续数十年的“黑死病”,让欧洲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天花病毒更是在18世纪夺走了约1亿人的生命。  

 

“西班牙流感”爆发时,隔离病人的“方舱”

就是这个肉眼观察不到的病毒,它给人类造成了远超战争的伤害。今天,人类科技发展已天翻地覆,我们能够上天入海,似乎无所不能。但在病毒面前我们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人类和它们之间的战争到底要持续多久、代价有多大,无从得知。

三、南京历史上的疫情与防控

先看我们南京历史上对传染病与防治的记载。上元县志、江宁府志等志书相关内容的梳理,南京自东汉以下至清末,发生严重疫疠流行,先后共有50多次。如:

东晋太元四年(380)自冬至次年夏大疫,多绝户者;

刘宋大明元年(457)夏四月,京邑疾疫,赐医药,死者殓埋,次年东土大饥死亡十二三;

元大德十一年(1307)夏,建康民饥疫,死者相枕籍,官为赈济;

明嘉靖二年(1523)秋七月,南京大疫,军民死者甚众;

明嘉靖四年(1525)夏,江浦大疫,死者相枕于道;

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秋,江浦大疫,死者无算,沿西五里,臭味熏人;

明崇祯十四年(1641)夏五月,南京大疫,死者数万人,有阖门尽毙者无人收殓;

清嘉庆三年(1798),江宁自春至夏疫疠大作,死者相枕于道;

清同治元年(1862)秋八月,江南大疫,溧水县大疫,民皆乏食,死者无算;

清光绪廿八年(1903)春,瘟疫流行,遍及大江南北。

早在东晋永和九年(354),就有“凡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的记载。对传染病施行隔离的规定,历代官府均实行。  

 

明万历郭子章编写的《博集稀痘方论》中对“痘疮”:“避之五六里外,气不相触,痘恶乎发”是古人在防治传染病采取隔离的论述

民国时期,各种传染病屡有发生,霍乱、天花等烈性传染病多次流行。政府于1940年规定霍乱、伤寒、痢疾、斑疹伤寒、疟疾、天花、鼠疫等11种为法定传染病,列入疫情报告。  

 

民国时期的马林医院,今南京鼓楼医院。1918年曾作为临时防疫医院(图片选自《老照片﹒南京旧影》)

1919年,全市霍乱流行,当时由宁垣警察厅会同有关单位筹议以警察厅附设临时防疫总医院及防疫分院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防治。

1929年10月,南门外桑树园、城北丁家桥一带发现霍乱,市卫生局于下江考棚设治疫总所,于南门外同德堂内、马台街香林寺内及丁家桥等地设临时治疫所进行急救处理。

1945年9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市卫生局委托各公私立医院、诊所及开业医师设防疫注射站(处),为市民免费预防注射。

1946年5月,沿江一带及宁、沪、汉线上发生霍乱,为控制流行,在下关设置检疫站,对火车、轮船及来往旅客实施检疫、消毒,检疫轮船55次、火车1593次,发现霍乱病人5例。

建国后,1949年至1953年,全市传染病的预防管理工作,由市人民政府卫生局统一组织。早在1950年就公布有“南京市传染病报告暂行办法”。1956年8月,贯彻执行卫生部“传染病管理办法”和江苏省“传染病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将法定传染病的发生报告、疑似报告、订正报告、转归报告列为工作常规。在预防接种与计划免疫方面,1949~1952年,全市免费施种牛痘及霍乱、伤寒等生物制品的预防注射,以后逐步增加流脑、斑疹伤寒等传染病。  

 

解放初期卫生工作人员研发疫苗

可知,随着医疗技术的提高,“疫情”防治手段不断丰富完善,但最重要的就是隔离、报告、接种疫苗。  

 

儿童接种疫苗宣传画

100年前面对“西班牙流感”,人类始终没有找到对抗病毒的疫苗或方法,那场流感在1920年春天莫名其妙戛然而止,用两年时间杀死几千万人的恶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这次我们面对的已持续一年半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它会何时终结?会怎样被终结?

7月29日,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在微博中写道:“世界如何与病毒共存,各个国家都在作出自己的回答。中国曾经给出一张漂亮的答卷,南京疫情之后,我们一定会学习到更多。未来中国选择的方式一定是既保证与世界的命运共同体,实现与世界的互通,回归正常的生活,同时又能保障国民免于对病毒的恐惧。中国应该有这样的智慧。”

这不仅是一个困扰科学家的问题,更是一个需要所有国家和全体人类去应对和探索的问题。

  (来源:“方志南京”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中国方志网| 中国国情网

京ICP备08002157-3 鸭脖体育app下载 Copyright © 2021 www.zhongguodiqing.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