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体育app下载- 主页

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简体|ENGLISH
-->
清代四川引种红薯最早的地方是哪里?

红苕又称番薯、甘薯、红薯、朱薯,明王象晋、徐光启又称之为“甘薯”,实则为同一物之异称。

红苕的原产地,农业考古学家一般公认为在西印度群岛或中美洲,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在明代万历的中叶,其途径当然非一,有从云南,有从广东,有从福建。从广东的来源于交趾,从福建的来源于吕宋。从文献考察,记载福建的来自吕宋为较多。清周亮工《闽小记》载:

万历中,闽人得之外国,瘠土砂砾之地,皆可以种。初种于漳郡,渐及泉州,渐及莆田,近则长乐、福清皆种之。盖度闽而南有吕宋国,国度海而西为西洋,……闽人多贾吕宋焉。其国有朱薯,……其初入闽,时值岁饥,得是而人足一岁。其种也,不与五谷争地,凡瘠卤沙岗皆可以长。粪治之则加大,天雨根益奋满,即大旱不粪治,亦不失径寸围。泉人鬻之,斤不值一钱,二斤而可饱矣。

还有一则光绪年间施鸿保《闽杂记》,也是记载八闽种植番薯,何人从吕宋引种,亦颇详:

若闽之番薯,李元仲(世熊)《宁化县志》、周栎园(亮工)《闽小记》皆言万历间闽人得之南洋吕宋,而不著其人姓名。《长乐县志》则称邑人陈振龙贾吕宋,丐其种归。其子经纶,陈“六益八利”及种法,献之巡抚金学曾,檄所属如法栽植。岁大饥,民赖之,名曰‘金薯’。经纶三世孙世元,世元子长云,次燮,复传其种于浙江、河南、山东、顺天等处,咸食其利。世元刊有《金薯传习录》,是闽中番薯始自陈振龙父子,确有明证。

由此可看出,番薯确是明万历间由福建商人航海从吕宋带回其种,先在福建种植,又才逐渐由近及远,慢慢向全国扩散的。以上是番薯从吕宋引入,在福建种植乃至向全国传播的大概情况。那么,深处西南的四川,又是何时开始引种、怎样引种番薯的呢?

考古学家冯汉骥教授在《略论玉蜀黍、番薯的起源及其在我国的传播》中说“四川最早种植的番薯,是在乾隆三十年(1765年)由江津县知县曾受一直接从广东引来的。”他的这个论断,所据材料是《江津县志》和《江津县乡土志》。光绪末《江津县乡土志》卷4载:

薯,俗名番苕,有红、白二种,江津向无此产,乾隆三十年县令曾受一始由广东携来,教民种植。

但其实事情并非这样。四川最早引种番薯的地区并不是江津,而应该是成都,其次则是双流。这两处地方分別比江津县要早种植30多年和20多年。

记载成都、双流早于江津县种植红薯,可稽考的文献一是通行本雍正七年《四川通志》,一是乾隆八年本《双流县志》。《四川通志》乃雍正七年(1729年)黄廷桂等奉敕重修。编纂较为详备,采取“阙者补之,略者增之”的编纂原则,比之之前的任何一部《四川通志》“则可据多矣。”说明资料的可信程度高。通志卷38物产,在成都府条下,就列出有红薯的名字。  

 

雍正《四川通志》

乾隆八年(1743年)黄锷主修《双流县志》6卷“谕民种法”对番薯的记载,更为详尽:

薯芋之类,有一种朱薯,皮薄色紫,茎叶蔓生,今成都多种之者。先是,闽人商于外国,取其蔓尺许,纳小盖中,以来种之,得活。复值岁歉,藉是充饥。其生不择地,凡瘠土、砂岗皆可以长,粪治之则加大,天雨根益畅达;即大旱不粪治,亦不失径寸围。去皮熟食之,或磨为粉,或生食,味甜适口,老少相宜,食至觔余,即可以饱。贫人种少,镰刀住而谷已尽,以此佐其不足,最为便易。近见双(流)亦有之,但不粪治,故质小而味薄,若如法种莳,比如块地,种杂粮得升斗者,即可得数筐,物之易蕃而不费力者,无逾于此。民间有空地者种之,或售或食,是亦治生之道也。

黄锷是福建将乐人,他应该比四川任何人早知道有红薯这种农作物,才记叙得如此详尽。乾隆元年至十年(1736—1745)黄锷任双流知县,是在双流履任最久的一位福建人。双流种红苕当然不一定是他引种的,但在这段记述中,为我们提示了两点,不能忽略:一是“今成都多种之者”,多种之可以理解为“已经普遍种植”;一是“近见双(流)亦有之”,证实黄锷修《双流县志》时的乾隆八年,成都普遍种红苕已经扩散到双流,由此想来成都四周的县份也会是如此“亦有之”的。  

 

《金薯传习录》

从以上的文献考察,可以说,蜀中引种红苕,应该是成都最早,始于清雍正七年(1729年);双流则要次之,也始自乾隆八年(1743年),中间相隔十多年。双流距成都40华里,可窥见古代对农业新品种推广之艰难,至双流栽种时,成都已呈“多种之”的普遍情况了。

四川多山,宜旱作物栽种,有都江堰自流灌溉的成都坝子,雍、乾时都已普遍种植,何况山区。

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对明朝晚期番薯和玉蜀黍引进中国,刺激了中国人口的迅猛增长,有过论述:“我国人口,明末为六千多万(清初战乱时有所减少),乾隆初年增至一亿四千三百多万,乾隆末年增至三亿多,到道光十五年增至四亿。在一百年时间内(1740—1840),急剧增加三亿以上。除了其他方面的原因,与明朝晚年输入原产于美洲的番薯和玉蜀黍,恐关系更大。”

这个论断,是对全国情况而言,也与四川的实际情形有相关之处。在乾隆以后,人口增长速度快,与蜀中普遍种植红苕玉米应有相当的关系。

  (来源:“成都方志”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中国方志网| 中国国情网

京ICP备08002157-3 鸭脖体育app下载 Copyright © 2021 www.zhongguodiqing.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1号